当你完成了在加拿大数年的学习,穿上毕业服,从校长手中接过学位证的时候,你是否准备好进入加拿大的社会了呢?可能大部分的留学生都在心里打鼓,我该做什么?我该往哪里投简历?我该如何赚钱养家?留学生的心态并不是特有的,因为加拿大本地的白人學生,也至少有65%和你有同样的问题——找不到符合自己专业的工作,或者做着一份根本不需要大学学位的工作。这种现象对应着英文一个词,Underemployment,中文大致的翻译是“未充分就业”。

加拿大广播电视台CBC(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)2017年拍摄过一个纪录片,讲述了加拿大青年的工作危机。虽然加拿大早已从经济危机中恢复,然而在人才市场上的工作机会,尤其面向年轻人的工作机会却逐年恶化。与四年前相比,加拿大年轻人的失业与未充分就业率已经翻倍,面向高等教育年轻人的工作岗位减少了25万个。根据TD银行经济研究员Francis Fong的分析,年轻人是加拿大经济波动首当其冲的受害者——缺少经验与技术,遇到经济波动也会被第一批被裁员。

从加拿大温哥华某大学城市规划专业毕业的Azaria走出校门已经四年,她本想运用她的专业知识为温哥华的绿色城市建设作出贡献,然而现实是她只在温哥华得到几份合同工的机会,却没有一份稳定的长期工作。为了养家糊口,她不得不在一家日本料理餐厅打工,做起了服务员的工作。

来到餐厅之后才发现,这里也有许多像Azaria一样接受过高等教育却没找到合适机会的“难姐难妹”。Tessa有国际关系学位,还辅修过西班牙语;Katrina有历史学位,辅修国际关系;Aleksandra有现代欧洲历史学位。但现在她们都具有一个共同特点——在餐馆做一份不需要大学学位的工作。

服务员收入微薄,维持生活都很困难,更别提偿还她们在大学期间欠下的高额助学贷款。更重要的是,服务员没有晋升的可能性,用Azaria的话说,服务员是职业生涯的“死胡同(Deadend)”。

从渥太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Andrew也在找工作的途中屡屡碰壁。他本来希望成为年薪5万加元的土木工程师,但毕业了一年之后他依然没有找到他满意的工作。几乎所有的初级职位工作都需要至少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,然而Andrew并没有。Andrew八个月内投出超过100份简历,却只区区得到两次面试。

为了维持生活,Andrew只好同父亲一道做装修工作。

一份加拿大政府的报告表明,在25至29岁的大学毕业生中,有三分之一的人从事低技能的工作。TD银行经济研究员Francis Fong将这种现象的原因归结为“教育通胀(Educational Inflation)”,即现在加拿大的工作市场中,每一个求职者都有一定的大学教育经历,因此大学学位的价值也严重降低。

一方面大学学位的价值在降低,另一方面加拿大大学的学费在井喷,给学生和学生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。研究表明60%的加拿大大学毕业生有着助学贷款的负债,平均负债额度27,000加元,即这些毕业生刚刚走入社会,即变成“负翁”。这些负债来源于政府和其他途径提供的助学贷款。一般而言,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可以从政府和学校申请免息的助学贷款,以用于提供求学期间的经济来源,并且在工作后偿还。然而一般在毕业六个月后这部分贷款则必须开始按月偿还,否则将会计算利息,虽然利息额度不算高。更重要的是,助学贷款的债务不会随着个人破产而免除,也就是说将会跟着债务人一辈子。

加拿大社会一直告诉的年轻人,如果他们进入大学,得到大学学位,你就会进入社会的中产阶级,然而这种说法在他们父母一代或许是真的,而在现在,这并不符合现实。

未来学家Thomas Frey指出,到2030年,现在社会上一半的职业都会被机器人与自动化设施取代。任何一个行业的一次自动化技术革新,都将消灭一万个工作岗位。

例如自动驾驶的无人汽车已经可以上路。一旦自动驾驶技术普及,出租车司机、公车司机、卡车司机,甚至外卖小哥等职位都将统统消失。

白领工作也并不安全,软件已经可以自动分析法律文件,替代了部分律师的工作;机器人可以准确配药,也不需要药剂师代劳。

那么计算机和社交网络等领域又如何呢?Facebook(脸书)、Twitter(推特)、Linkedin(领英)、Groupon(高朋团购)等网络巨头每年共创造数千亿美元的价值,然而如果把以上四个网络巨头的所有雇员集中起来,还不到两万人,连一个篮球场都坐不满。

因此,年轻人在加拿大乃至发达国家面临的挑战十分巨大。解决方案当然是有的,其中之一便是进入人工智能行业等一些“朝阳产业”,以及加拿大政府鼓励年轻人自主创业,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等。这些内容在后续文章中小编会与大家详细分享。

面对这种情况,一些加拿大大学也意识到学生的职业发展是大学应当承担起的责任。Regina University的校长Vianne Timmons明确表示,家长之所以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大学里,就是为了让他们有更好的职业发展前景。我们大学不应该忽略家长的期望,不能只给学生灌输学术知识,更要让学生准备好面对职业生涯的挑战。Regina大学近期为学生推出了职业培训项目,指导学生规划职业未来并帮助学生寻找合适的工作。

更为重要的是,Regina大学大胆保证,如果该项目的学生在毕业后六个月内未找到适合自己领域的工作,学生可免费重读一年,以进一步增强职业能力。该项目已经培养了几百位学员,其中只有两位重返学校进行一年的免费重修,其他的学生均找到理想的去处,学员对项目满意程度达到97%。

Regina大学在学生职业规划的光辉成果是和其科学的项目设计分不开的。职业规划项目准备了充足的实习机会(Co-op),让学生得到实际工作的经验(Hands-on Experience);学校还为每个职业规划项目的学生配备了一个督导,指导学生的简历和面试技巧等。

参与这个项目的通用科学专业学生Ryan与督导沟通,了解到环境工程专业有更好的职业发展前景,也因此确定了自己的未来方向。并且Ryan在暑期内得到一份萨省水质监督员的工作,负责驾驶直升机获取各地河流水样,这份兼职对他而言简直是天赐良机。

当然大部分大学毕业生没有机会经历像Regina大学这样的职业规划项目。上期介绍的Azaria感言,她的大学是一种浪费,因为她的教育项目并未指导学生如何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。职业培训网站TalentEgg的创始人Lauren Friese表示,大部分加拿大的大学,尤其是著名的研究型大学,培养学生的目标只是让学生有较高的学术造诣,而学生的职业发展并不是学校培养学生的目标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雇主的喜好也在发生变化,他们越来越不看重毕业学校的名气,而更加看重应聘者实际工作的能力。Lauren表示,要么研究型大学应该大力增强学生的职业能力,要么这些大学不应该招这么多的学生。

加拿大并没有统一的教育部,每个学校的学生情况由各学校自主管理,因此学校之间并不了解各个专业每年毕业了多少名学生,哪个专业人才紧缺,哪个专业人才过剩,究竟培养了多少不需要的人才。因此加拿大大学留给学生的感觉就是招生只为了学校的收入,而对学生未来发展则漠不关心。

以安大略省教育专业为例,安省的教师人数严重过剩,然而安省大学还是继续培养大量的教师。根据教育行业的统计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生一年之后的情况,发现有67%的毕业生处于失业或未充分就业状态。

在一次教师工会小型聚会上,几位教师分享了他们艰难的就业之路。Dan当过代课老师,课外辅导教师,以及送披萨的工作。Murry也在临时教师的角色上待了将近十年,她坦言大学培养了太多教育专业的毕业生,却不知道根本没有这么多教师需求。

一方面新教师找不到工作,另一方面很多老教师也不愿意离开教师岗位。Paul在1999年退休,但依然作为退休返聘教师活跃在课堂上。他表示他离不开孩子们,这是他生活的动力。然而退休返聘现象的出现也加重了教师市场机会短缺的结果。

安省教育行业每年有11000位新教师出现,却只有4600位老教师退休,这个数字也充分表明了教师行业竞争的激烈。

因此,了解自己行业的就业情况,及早规划职业发展策略,是每位学生至关重要的任务。